垃圾写手。
超级低产。
文风讨人厌。
如果能得到你的喜欢的话,感激不尽。

单程票

单程票

    乐正绫的假期只有三天,这还是她连续工作两个月,赶出了一周的工作换来的。但她已经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洛天依。

从北方到南方,从乐正绫到洛天依,空间距离火车单程16个小时,往返32个小时。乐正绫买不起机票,于是,相会的时间只有40个小时。有40个小时呢,够多了。

需要准备点什么?只有三天的话。“必备的东西,一套换洗衣物,钱包,车票,手机钥匙几本书,笔记本……”乐正绫碎碎念着,“晕车药,创口贴,伤风胶囊……一个旅行包绰绰有余!”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乐正绫自我安慰似的说着,随着车站松散的人流蹭进站台候车。她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荒芜土地和几座稀稀落落的房子,几棵稀稀落落的树,人群走进站台分成了稀稀落落的几撮。它们和他们在沉默着谈笑风生,各自怀揣着自己的心思。

远方的那颗树孤零零的庞大,枝干向南方歪斜着,每一片叶片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齐刷刷地向着南——洛天依的方向打着招呼。乐正绫想起来小时候经常搬着梯子爬上去玩,那时候树还没有这么大,自家兄长还使坏把提子搬走过,自己下去以后扛着铁锹追杀了他二里地,以后再也没发生过这种事。二里地倒是追了有二十年了,乐正绫早就长大了,并在加速着长老。

“呜——哐哐哐哐哐哐哐……”火车模糊着轰隆隆冲进站台,乐正凌喜欢极了这巨大的轰鸣声,这声音能让她格外的冷静。所有炭火一般的心情全部在轰鸣声中泡了冰水,凉的要命。乐正绫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自己所有的念头都想北方旱田的田垅,一个一个地,清晰地伸向远方。

是要去说分手啊。

“嘶——”悲凉的心绪随着火车一起停下来。车门被列车员有点粗暴地扯开,乐正绫循规蹈矩地踩上第一节晃悠着的铁质伸缩梯,右手扶着扶手走上一阶,一阶,再一阶梯子。自己以前应该是直接扯着扶手跳上去的吧,乐正绫想着。没什么出行的季节车厢空阔得很,随意坐什么位置也没人在意。“窗边……36……这里。”规规矩矩地按着票上的座位坐好。乐正绫笑了一下,想着要是以前的同桌看到自己现在这么规矩,肯定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巴掌——“你是不是病了?”

病入膏肓。

自从遇到洛天依以后自己的行为就没法用常识来解释过。比如连续工作两个月只为了有三天假期去说分手。

为什么非要分手啊……

洛天依,洛天依啊……

没来由的,乐正绫想起了光。就是所有少女小说里描写的午后艺术斜射下来的洒落在男主角摇椅里慵懒身影上的温暖阳光,那样的光。

洛天依啊,洛天依……

她的笑她的哭她的生气她的脸红她的困倦她的精神满满,他满怀希望她认认真真,她纠结她批判她讽刺她嘲笑,她央求她害羞她卖萌她使坏她的不服气……

她一脸开心地要去给她哥哥当伴娘。

她穿礼服美极了。

她说阿绫我们会有婚礼吗?

抱歉乐正绫给不了你。

火车停了,沿途的第一站。乐正绫看到有两个中学生拉拉扯扯地在说告别。明明都要哭出来了却还在装作强硬地甩开被拉住的手,这么别扭。就像当初的自己一样,洛天依一次又一次地表白被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不过是自己害怕她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而已啊……【南北段子一http://wny316.lofter.com/post/2fa421_164f86c】

根本就不是什么玩笑话啊,她的眼睛在闪着光,乐正绫甚至想看清洛天依的绿眼睛里是不是藏着星星。可是里面只有乐正绫,只有乐正绫的影子惊慌地站在里面,不知所措。

那时候她们还只是高中生,日子单调又丰富。冬天窝在座位里哪都不愿意去,夏天生龙活虎地全校一起打羽毛球。要不是羽毛球她和洛天依的相识也不会这么巧合呢。【南北段子四http://wny316.lofter.com/post/2fa421_1723042】想想自己当初哪是打羽毛球啊,简直是在拿球杀人。跟洛天依打球的时候她总是抱怨乐正绫打球太用力,“我一个豆蔻少女哪能跟你这种壮汉比啊?”这样,有点难过。其实乐正绫打球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怎么使劲儿,跟和言和打的时候比起来简直就是完·全·没·用·力!但是乐正绫还是会笑着说:“好了好了,我轻点儿就是了。”手上的力道轻得连球拍都握得松松垮垮。即使是这样,洛天依还是有点吃不消,看着一脸不过瘾的乐正绫娇嗔道“我就这么不能满足你吗?”

腹黑透了。

类似的调戏简直就像洛天依每天吃的零食一样绵延不绝。乐正绫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调戏也没产生一丁点儿那种叫做“抵抗力”的玩意,大概是因为是洛天依吧。到了后来都成了大人了调戏直接升级为勾引,引诱,赤裸裸的!乐正绫抬手扶了下脑袋,窗外阳光刺得她眉心“突突突”地疼,差不多是下午一点吧,啊啊,洛天依第一次勾引我也是这个时间和这样的一个好天气呢,乐正绫想象着当时的画面差点儿笑出声。【南北段子七http://wny316.lofter.com/post/2fa421_1882c8a】

乐正绫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窗外星大如斗,看不到月亮的影子。她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出发10个小时了,路程过去了一半多呢,就快了,就快到了。

“我到底……为什么要分手啊!”乐正绫痛苦地双手按住额头,咬紧牙关紧闭双眼,面容狰狞。辱骂殴打羞辱她都不在意,被打到吐血了,她都可以逞强地笑着扛下来。只有洛天依,她听不得一点点关于洛天依的不好的言论,更何况是羞辱。

“被人拿天依威胁了啊……真是没用啊我……”乐正绫疲惫地笑着,嘴唇均匀地泛着白色,身体向后斜靠着车厢,向下滑了一点,长长呼出一口气,“不想让她受到伤害……但是……这种选择就不会让她被伤害了吗?”

“谁知道啊……这样伤害不是更深吗……啊,我忘了,她还是个万能学霸,迟早会知道我的状况的……那时候呢?她会拼了命地跟我站在一起,替我扛下一切。”乐正绫轻声念着。

乐正绫只觉得心累,累得要命。跑吧,带着洛天依,一起逃吧。这是她唯一的念头。虽然说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切实际。乐正绫渐渐闭上了眼,多少年学校生活的摧残早就教会了这一波孩子们怎样笔直地坐着睡一天,更何况有靠背。

乐正绫的呼吸均匀而又沉稳,在梦里,她看见了洛天依,从前的洛天依,现在的洛天依,都是一样的洛天依。这么多年还真是没什么长进啊,乐正绫这么想着,笑着走过去想要抱住她……

然后乐正绫又醒了,再也没能睡着。她从旅行包里翻出一本书,是《御伽草纸》。

“爱上你有错吗?

自古以来,世上文艺作品的悲剧主题大概都离不开这句话。

每个女性心中,都住着一只毫无慈悲的兔子,而每个男性都像那只善良的狸猫一样不断沉溺。”

那么她和洛天依呢?都是亚提米斯一样的兔少女,都是沉溺的狸猫。这种狸猫可换不来太子啊,乐正绫给自己讲了个冷笑话。离到达目的地只有半个小时了,乐正绫好像已经看到了洛天依在候车厅安静地等待着她的模样,回头看到自己的笑容,百媚生。

放下?放弃?分手?开什么玩笑……有这种念头的自己还真是又蠢又软弱。乐正绫突然笑得很开心,那么就跑吧,一起逃吧。这样想着,乐正绫翻出回程的车票,干脆利落地撕掉了它。

“呜——哐哐哐哐哐哐哐……嘶——”火车靠站了,乐正绫一个箭步跳下火车,用冲百米的速度跑出了车站,用力地抱住了等待着她的洛天依,声音颤抖着在她耳边说着:

“天依我来了,不回去了,我不走了……”


HE:单程票。

---------------------甜虐分割线--------------------------



洛天依用力推开了抱着她的乐正绫,乐正绫一脸惊愕地看着她,她用唇形摆出了五个字“我们分手吧。”乐正绫没能听到任何声音,她的耳朵突然失聪了,茫然地看着洛天依转身离去的决绝背影,她在路口,放声大哭。

BE:回不去的返程票。

------------------我是业界凉心小时光---------------------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时光是时代的眼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