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写手。
超级低产。
文风讨人厌。
如果能得到你的喜欢的话,感激不尽。

南辕北辙(国庆贺文+1)(乐正绫中心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次梗看得我好开心!其实人体和动物生理学我看得一包带劲你们造吗!春虫虫哥哥你这是跟我表白吗放心我不可能答应的!

夕川之上:

和蠢弟弟的南北同步时间轴与背景。


蠢弟弟是渡空,也就是时光。 @渡空 


PO高二理科狗,文笔不佳,见谅。


三次元接地气背景代入,注意。


语言口语化部分有粗口,注意。


部分ooc和神话痨出没,注意。


几乎全程全民欢脱吐槽,注意。


以上。


 


南辕北辙(乐正绫中心向※)


 


 洛!天!依!你好狠再当回亲妈会死吗会死吗!


在句子最后画下重重的一个叹号之后,我觉得不够,又狠狠的瞄了几遍。


翻身把橙黄色的笔记本放好,倚着枕头活动下僵硬的肩膀顺便侧头去看手表上的时间。


12:41


午休是从12:20开始,也就是说——妈/的/劳/资二十分钟的青春。


乐正绫你个傻/比,让你明知下午有班主任的课还中午拿回来看,活该。心里骂过自己之后,我干脆闭上了眼睛随它去。


洛天依是个一所一本率67%的重点中学高一理科狗。偶尔撸撸段子和文,是个死宅。对外声称的男神有三个:坂田○时、○黑GK还有……我那个死蠢的哥哥龙牙。好吧前两个是男神最后一个是男神经病,至于原因,似乎是答应了龙牙帮他在学姐里抬人气。至于我们三个的情况——同校同级不同班。她在二班,龙牙在七班。


今年算是认识她的第四年,正式认识她的第一年。认识的过程不算愉快,忽略。


“WTF?我刚要睡着就响铃了!bra不延长午休时间简直不能爱了。”bra是地中海校长的外号。我眼睛都没睁的赖在床上抱怨,起床铃声刺得太阳穴突突的疼。


“阿绫今天你值日,下午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不想被抓午读迟到就快给我起来。”是寝室长言和,她说话的同时,发旧的木质柜门在并不温柔的关门动作下发出沉闷的声响。我还是没睁眼,自暴自弃的想着用什么借口请假。“三秒不起来我就去把你内衣挂门上。”“寝室长大人在上饶了我吧这就扫地。”还是没出息的起来了。


周二闷热的下午连教室里养的薄荷都蔫耷耷的,终于熬完班主任的课了。我伸了个懒腰打算趁下课补一小觉时,看到了被压在五三下橙黄色的一角才想起来,笔记本还没还给她。没错,洛天依闲着在学校撸文会写到那个和她挺违和的亮色笔记本上。她那个脑洞星人啊,总是挖新坑,有什么脑洞就立马去写,文风多变不说,还总是代入——比如今天中午我看的那篇。


彻底没了睡意,果断翻开本子找到了中午写的那句话,拿笔接着写了起来。


以及……洛天依给我解释解释这一往情深的殉情BE是怎么回事暗恋我直说啊这种被淋了一头狗血的剧情我知道你想转型文艺但是我乐正绫在你眼里就那么充满着中二到二逼的气息吗上次划了你饭卡是我错了但你也别这么狠啊漫社活动室钥匙现在就在我校服兜里除草的叔叔也在正草坪那工作……写到这猛的想起中午上楼时扫了一眼一楼大厅的电子公示板,似乎写了下午第七节课社团活动?学校还真是怕我们自习课太多非得作点什么才安心。


背后一阵寒意。


 ……下午还有社团活动另乐正绫这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美少年天依你也真狠的下心虽然我真的很聪明噢这点要表扬你写的很还原划你饭卡是我的错乘二还你啦你家阿绫还想多活几年。


一口气写完之后用力合上本子,我死气沉沉的一头砸在桌上动也不动。


“哟哟哟阿绫你怎么了,这陷入思/春/期的少女样闹哪样,噢噢噢我忘了今天是五二零,怎么样看上哪个小伙了发展到哪步了?”还是言和,我的寝室长兼同桌,和中午的气场完全不同,化身楼下五旬以上天天八卦别人家儿子女儿的大妈的她让我觉得特别……欠揍。


不过今天正好还是五二零?


那个混蛋绝对算好的。


我没抬头,姿势从俯趴换成了侧躺,很没形象的半张脸贴在桌上。看着双眼不离大学教材的言和,啧啧啧,开着我是学霸生人勿近气场都能这么淡定的吐槽。


“唉唉唉你就这么确定我喜欢小伙吗万一我这时候化身霸道总裁说“宝贝你就这么希望我和别的男人好吗看来还是我不够努力啊”之类的恶/心/人台词和你表白吗,或者换一种深情款的“我爱的一直是你啊”顺便从兜里掏出婚戒扑通跪下,呃呃呃我的鸡皮疙瘩……”


我干脆就顺着她的话吐槽下去了。言和嘴角明显抽了一下,也没抬眼看我,只是翻了一页书“吐槽星人地球适应的挺快的嘛,把你对我深情表白的事情告诉天依也没问题吧。”


“得得得你就会这招我错了我错了不和你贫了。”我连忙摆手。


言和不语,合书,抬头去看后黑板上的钟表时我瞄了眼书名:《人体及动物生理学》。果然还是这本,她看了有半个多月。真不明白这种冰冷冷的理论书有什么好看的,竞赛生某种意义上讲也是蛮可怕的。


上课铃响了。


第六节是自习课,今天轮到一米五级的残暴老师抓自习,教室很快安静下来。我打开五三像模像样的刷了三道物理之后,心莫名的静不下来,索性开始在草稿纸上乱涂。


搞得好像在立flag。我边画边想。


原来今天是二十号,最近让社团招新的事整的焦头烂额根本忘了这码事。认真的说,之前其实也没重视过这个表白圣日,但是今年……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纸上涂好了两串糖葫芦。


啧。好讨厌的感觉,又不是少女漫画的主角。自我吐槽安慰着,又刷刷的划掉了。


距离社团活动还有不到一节课,要不要等下课去男寝附近的小卖店买个巧克力了事?啊啊,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口味的,不对,这不重要,重点是小卖店只有德芙卖。估计今天已经被住校的男生抢光了吧,啧啧啧小店长真是个计划通绝对会赚大钱的,以后去学校开个小卖店其实也不错?没事看看逝去的青春喝喝茶收收钱还适合养老……不对不对怎么想到这了。重点词是巧克力,对,巧克力,怎么送?拍着她的肩说“哈哈哈少女男神给你送巧克力了有没有小鹿乱撞爱上我非我不嫁抱大腿喊欧巴的冲动。”……似乎不太可行。妥妥的会被当成傻/比的,顺便我都能想出来她一脸嫌弃的回“乐正绫请回家吃药谢谢。”;那,一脸台湾偶像剧男主角相的说“天依我宣你很久了你造吗?”……更不可行了。她绝对会秒秒钟入戏回“阿绫我也宣你啊!家族是不能阻止我们的爱的,我们逃吧!”附带一起犯神经的深情凝视。够了我就不能想点正常的吗绝对被她传染了思考方式都变了。再次自我吐槽时,言和递了张纸条过来。


阿绫表情包get√考虑怎么送巧克力就是无用功。只要是吃的她能不高兴?PS:你们两个快去结婚好了。


确实,我想的太多了,只要是我给的……不,只要是吃的她都会高兴的。我自动无视了PS的话。唉唉唉这种要开虐的节奏?乐正绫你怎么这么完蛋,不就是个巧克力吗。别的什么今年过了还有明年还有后年还有好多好多年,她又不能跑了。


怂就怂吧,反正都怂了这么久了。固执就固执吧,那个十二星座性格分析又不是我写的。


下课。


马上就是社团活动,女生大多三五成群的往小卖店走买个零食什么的,叽叽喳喳讨论着今天谁又收到了什么礼物。这个时候的她们有些聒噪的讨厌,或者说,秀恩爱的现充真讨厌。


我加快了脚步。


到的还算早,我直奔去放有巧克力的货架。万幸还剩下最后一个丝滑牛奶的,没得挑就没得挑吧,还好买到了。


负责刷卡的大/妈万年一张你欠了我五千块啊还不还的胃疼脸,啧啧啧看起来就是还没嫁出去的大龄女青年。好吧,我应该猜对了——她多给我刷了五毛!就这么嫉妒青春的少女吗!祝你再多单身几年!把巧克力放在宽大的校服口袋里,出店门的我小声嘟囔抱怨着。


慢悠悠的往教学楼的活动室走时路过了科技楼,大概是学校觉得教学楼地方不够了,或者是他们的逼格更高,一些社团的活动室被安排在了这的二楼。天依在的社团就在这。


她现在会在吗?不不不按她的尿性绝对会迟到,然后在社长开会的时候一脸淡定的溜进去,就像逛超市一样我爱几点来就几点来反正又不影响你。社长倒也不会训她,没办法,谁让社长是死蠢的龙牙。


会在哪碰见她?在路上?在走廊?要不要再绕一圈?不对怎么好像什么奇怪的游戏选项啊。在哪碰见不重要,遇不见的话可以去教室给她所以还是想想怎么对话?等等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不是吗,先想怎么送啊。乐正绫啊乐正绫,关键时刻你就不能靠谱一点不去想乱七八糟的吗。


正在胡思乱想的我已经不自觉的走到了活动室门口。


还是下课去找她吧。


转动钥匙,不紧实的木门哐哐的响,拔钥匙,推门。


“yoooooo社长大人来啦。”这个声音是——


“天依你怎么在这?还有从我桌子上下来!”


“不!社长大人去哪鬼混啦?留下没钥匙的众团员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外。幸亏我过来了把门开了。要不老师过来一查你就等被扣分吧。”


“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你先给我下来啊。”


这完全在所有预想情况之外啊!冷静,冷静,先冷静再说。


“不对你不是我哥社团的吗,怎么过来了?想我了?暗恋我直说。”


说完这句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天依没搭理我,从桌子上蹦了下来,我这才看见她右手拿着笔和卷子,两步走到我面前,啪的把卷子拍到我额头上。


“第四题。”
“洛天依我/操/你……”


“来啊正面上。把题解出来之后。”


“阿绫只看到了天依是怎么回事?我们在门口等你辣么长时间你开门只看到了天依。妈妈呀阿绫结婚了就不要我们了。”


结果回归到了日常,两个女/屌/丝,以及漫社一众的日常。按这么发展,别想怎么送巧克力了,根本就是要砸在手里的节奏啊。


又是下课。


欢腾的社团活动结束,大家陆陆续续的走了。活动室只剩下负责锁门的我,还有……天依?她坐在背光的角落,还在全神做着那张生物卷。说起来,她为什么要挑这个时候来问我题?言和的生物明明更好啊。


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天依伸了个懒腰,随意的把卷子折了四折和笔一起放在口袋里,说:“苦逼住校生嘛,本来想去买巧克力给你的。阿姨说最后一个被一个高一小姑娘买走了,也不知道谁家汉子命那么好。气,回教室拿卷子准备报复生物看见漫社一堆人被锁在大门外,就顺手拿了备用钥匙来咯。”


天依的声音在只有两个人而显得空旷的活动室格外好听。


我当机了一秒,随即按耐不住的笑。


“嘲笑我不好使,你也是苦逼住校生。”


“不是嘲笑,我在想的是……”起身,几步走到她面前,从口袋里拿出巧克力啪的拍到她的额头上。“那个人不是汉子。”


她愣住下,也笑了起来,“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当然要笑了这个时候,男神阿绫给你送巧克力了你应该配合一下搂着我说么么哒阿绫我要给你生花果山。”


“滚——”


……


“噢你本子还在我那,想着拿来给你的,忘了。”


“没事儿,新脑洞还在酝酿。还有咱不把笔记本说成本子行不像个大绅士。”


“你不是?”


“滚——”
竟然这么轻松的送出去了。想了那么多,还是日常最好了。


现在的时间是2014年5月20日18:31分,刚打完晚饭铃,男生大喊着“碾碎他们!”往食堂跑,和抢饭的师兄师姐斗智斗勇,西侧最边缘连着天台的教室的钥匙在我兜里,除草叔叔已经下班,忙着社团招新的漫社社长安稳的坐在教室里,没有跳楼。


天依当然也没有。


怎么可能自/杀呢?我还想活很多很多年,毕竟我乐正绫,今天才迈出了向南走的第一步啊。


 


后记:


隔日,我的桌子上莫名出现了被吃掉一半的巧克力。撕开的包装纸上写着:南辕南辙。阿绫。2014年5月21日


 


-END-


 


PO的话:


无所谓看得人多不多,喜欢的人多不多,这是写给南北组的……我眼里圆满的设定就是普普通通的三次元女子高中生,吐着槽犯着傻,说白了两个脑电波很合的逗比。能看到这里的亲们PO十分感谢你们。


本来想码短篇的,结果码着码着就收不住了,变成了爆肝4000+。后半截紧急收尾,节奏过快是肯定的。


这篇里的两个人脑电波很合,友情之上的感情,双向暗恋的感觉但是谁也没挑明。文里提到的天依写的文就是蠢弟弟的那篇《落叶归根》http://wny316.lofter.com/post/2fa421_274806e#。为了让人物更真实接地气,天依和阿绫还有神助攻言和的性格掺杂了很多我周围现实妹子的特点……可能太过神经病了。没有性转,阿绫自称美少年只是嘴贫调侃www还有很多三次元的梗,看不懂就当做娱乐干脆略过吧233


至于标题南辕北辙,结合典故应该挺好理解的,阿绫有些固执且别扭,送巧克力是迈出了向南的第一步。我的表达导致不知所云,抱歉。OTZ


第一篇南北组,感谢蠢弟弟拉我入坑。


恩,就这些。



评论 ( 2 )
热度 ( 10 )
  1. 时光是时代的眼泪夕川之上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次梗看得我好开心!其实人体和动物生理学我看得一包带劲你们造吗!春虫虫哥哥你这

© 时光是时代的眼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