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写手。
超级低产。
文风讨人厌。
如果能得到你的喜欢的话,感激不尽。

又是你(我向你们保证是甜文!各种小高能注意。)

又是你

X月X日下午3点07分,洛天依正站在桥上,看着桥下缓缓流逝的河水。她已经一动不动地站了很久了,桥栏杆上已经留下了手印。

逝者如斯夫,我还没更文,河水还蛮清的。洛天依心想着,跳下去会是什么感觉呢。

冰凉的河水钻进耳朵鼻子,水一团一团地涌入呼吸道,凉意逐渐渗透每一寸肌肤……

看起来还挺不错的,好想体验一下。洛天依有点心动。

跳一下吧,又不会死。洛天依的写手魂正在熊熊燃烧。

洛天依撑住栏杆,双手发力,正准备翻上栏杆来一个完美的信仰之跃时,一双手突然抱住了她的腰,硬生生把她从栏杆上拽下来。

卧槽,流氓。

被摸腰的洛天依就像刷了系统一样,大脑一片空白,任凭那个把她从栏杆上拽下来的不速之客抱下桥。

“小朋友你刚刚是要自杀吗,你多大了,中学二年级还没毕业吧?这么小就想着轻生,你爸妈会伤心的。在乡下的奶奶还得千里迢迢赶过来送……送银发人,你对得起她吗?”

“那个,这位同学,你在干嘛?”洛天依直觉遇到了变态,一脸狐疑地盯着对面呆毛一抖一抖,貌似是少女的家伙。

“我在干嘛你还看不出来吗?”对面的呆毛一脸的不可置信,“我在开导你啊!小妹妹你不会真的中学二年级还没毕业吧?来叫姐姐,叫姐姐。”

“开导?”对面这个呆毛好像误会了什么,洛天依笑了一下,“我没想自杀。还有,我大学毕业了。”

“完了错辈了,姐姐你看起来好年轻啊,简直像个高中生呢!诶,你刚刚为什么要跳河啊?”呆毛同学摸着呆毛嘿嘿笑着,看起来有点像变态。

“体验生活。”洛天依盯着抖动的呆毛,严肃的说着,“你翘毛了。”

“那玩意压不下去的啦,雾草约会要迟到了,大姐姐再见!”

洛天依站在桥边,一脸意味深长地目送着呆毛上下跳动,越颠越远,消失在河的另一端……

这货居然有对象。老娘就没脱过团。

洛天依诡异地笑着,摇了摇头。

“斜晖——脉脉,水——悠悠!”路过的一个(伪)文艺青年高声吟诵着。

“有病。”洛天依情不自禁地白了他一眼,又继续自言自语道,“刚刚那个呆毛,很适合写到故事里呢……”

“今天再不更新估计就要被轰炸了吧……”想到这里,洛天依加快了脚步,急匆匆往家赶。

作为一个写手,洛天依觉得人生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回复评论的时候。虽然,像“苏夏大大我喜欢你啦!”“嗷嗷嗷大大更新啦!”“这个呆毛好可爱!求更多戏份!”这种评论洛天依完全不知道怎样正确地回复,但她依旧很开心。至于那种要求加肉的……很抱歉,洛天依是个决定清水一辈子的好汉。

但是!

清水并不妨碍洛天依那一颗闲得发慌想要深入群众体验生活的心。于是,在某一个灯红酒绿的夜晚,洛天依装成一个岚孩子,潜入酒吧去钓妹子。

她随意要了一杯调酒,坐在吧台前观察环境。眼睛仔细搜查过视线所能触及的每一个角落后,对这里的环境做了一个高度概括的总体评价:淫荡。她觉得自己来对地方了。

话说,把妹该怎么做的来着?

正在洛天依面色凝重,苦苦思索的时候,突然有个貌似是少女的家伙来跟她搭讪了:“嘿小哥,还是个学生吧?看起来还是个好学生。第一次来?来干嘛的?”

“体验生活。”这人话好多啊,声音还有点熟悉。洛天依瞟了一眼那人的头顶,神情严肃地说:“你翘毛了。”

“啊,那个压不下去的啦。你不觉得这也是个萌点吗……我是不是见过你!”少女的神情突然变得明朗起来,好像要把这一块幽暗的地方点亮,“你就是要跳河的那个姐姐!”

“居然又是你!”洛天依皱紧了眉头,脸上还挂着苦笑。大概这就是命运的注定吧,她想着。

“呐呐,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啊,还穿的像个男孩子一样。唔,头发也剪短了,还挺帅的。”呆毛同学看起来十分兴奋,红色眼眸里的笑意满得快要溢出来。

“体验生活。而且这话该我问你吧?你来干嘛的?”洛天依面无表情地盯着对方妖媚服饰下若隐若现的乳沟。啧,之前怎么没发现,深藏不露型吗?

“如你所见,陪酒咯。”呆毛同学耸了耸肩,笑意收敛了一些,眼眸的光芒有点黯淡。

“卧槽。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上学吗手机号QQ号快给我快快快!”洛天依迅速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和笔,双眼放射着灼灼精光。她的写手魂,正在熊熊燃烧。

“回答可以,你能不能再买几杯酒?”呆毛同学笑得狡黠。

洛天依“啪”的一声,把五百块拍在吧台上说:“这宿,包了!不够再加!”

“那你先等我去换个衣服。”

“行,快点!”

等呆毛同学换好衣服出来,洛天依早就带着计程车等在门口。迫不及待地拽开车门,把呆毛同学塞了进去,自己也紧跟着一矮身缩进了车厢。

“现在可以回答了吧?”

“好啦,你怎么这么急啊,不是都包了我一宿?”呆毛同学带了点调笑意味看着身边涨红了脸的洛天依。

“啰嗦……”

“我叫乐正绫,今年二十二,大三,手机号152xxxxxx67,QQ号87xxxxxx2,请多指教。话说这是我第一次做忽悠别人喝酒之外的事儿呢,感觉有点小兴奋。”乐正绫一边说着,一边借着昏黄的路灯光打量着洛天依。

“所以你的工作就只有陪酒了?”

“你这失望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我陪睡你会很高兴吗,你来买我吗,你是不是暗恋我啊?对了你叫啥名。”

“高兴,买你,不是,洛天依。”

“洛天依啊,名字还蛮好听的,人长得也不赖,可惜是个变态。”

“到了,下车。”洛天依满脸黑线地把乐正绫拽出车厢。车门关上后,只听得司机大叔的一声叹息。

洛天依后悔了,她觉得自己不该为了省那么一百五十块的开房钱,把乐正绫带回家。那家伙一进屋就开始嗷嗷乱叫:“雾草,这个本子你也有!我看到了什么!你家是天堂!雾草苏夏!你也喜欢苏夏大大?最近忙没去看更新,快给我讲讲都更了什么!”

“那个……我就是苏夏。”洛天依只想感谢上苍,幸好这货没去看更新。

“……”

“……你没事儿吧?”

“不!你一定在逗我!”

“我没逗你。”洛天依面无表情地打开身后的电脑,指着还没码完的更新,“我真没逗你。”

“妈妈……我之前都做了什么……”

“你现在什么心情?”洛天依同情地看着跪在电脑桌前的乐正绫。

“……我想哭。”

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状况,洛天依去倒了两杯水,回来发现乐正绫还在跪着,上前晃了晃她:“别跪了,起来。去沙发上坐着,我要问你话。”顺便把水杯往她手里塞。

“嗯……好。”乐正绫抬起头,用颤抖的双手捧住水杯,泪水肆意流淌。

居然真哭了,洛天依有些慌:“我要问了啊,为什么去陪酒?”

“体验生活。”

“多久了?”居然有人跟洛天依一样闲。

“一周,今天是最后一天。”

“发生过什么事儿吗?”

“没,就是忽悠他们喝。”

洛天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乐正绫放下水杯擦了擦眼泪,赶忙问道:“怎么了,我哪里说得不好吗?”

“没,五百块还我吗?”

“我本来也没想收。”乐正绫很乖地把钱放在了茶几上,起身之后手脚有点慌乱,“那……我告辞了。”

“慢着!”洛天依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在酒吧,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认出我了?”

“是。但我不知道你就是苏夏。”乐正绫诚实地回答,“之前……抱歉了。”

这次轮到洛天依懵了,她眼神迷茫地问着:“道什么歉啊?”

“没什么……大大我告辞了,再见!”乐正绫低着头冲到门边,夺门而出。

“这就,走了?”洛天依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目光涣散的看向门口,自言自语道,“正常的发展不应该是把她留下来或者……我去追她!可问题是,我上哪追去啊……这都什么发展……”

洛天依在沙发上睁着迷茫的眼睛抱膝呆坐了一夜。

乐正绫回到家后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哭到睡着。

当天边曙光亮起,窗外鸟儿开始鸣叫之时,洛天依迷迷蒙蒙地站起来,想下楼跑一圈,却又重重跌回沙发里。写手的敏锐让她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她太需要清醒了。

也许我该追出去?也许我不该问那些问题?也许我不该告诉她我是苏夏或者我应该在一开始就直接上了她。洛天依满脑子都充斥着这些问题,她根本不知道乐正绫为什么哭。她唯一能肯定的是她不该想着这些,她该睡一觉,但她睡不着停不下来。就像她停不下写字的笔敲击键盘的手一样,有些东西正在成为本能。

洛天依到底还是睡了,在跌入梦中之前,她唯一弄清楚的事只有一件——那个呆毛,叫乐正绫。乐正是她喜欢的姓,绫是她喜欢的名。乐正绫,是个和她一样奇怪的人。



END





骗你们的……




乐正绫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蝉正聒噪着。昨晚哭得太累了,以至于她头脑昏昏沉沉的,走路都不稳当。

“苏夏……大大。”念起这个名字,乐正绫又有要哭的冲动,“洛天依……”

她承认她喜欢苏夏,她也承认她喜欢洛天依。但她怎么也做不到那么理所当然的,把脑海中两个完全不同的身影融合在一起。她多希望她们是两个人——大大是我仰慕的大大,洛天依是我喜欢的洛天依。而不像现在这样,大大是我喜欢的洛天依,洛天依是我仰慕的大大。

如果是两个人,她之前做的一切都毫无违和感,包括她最开始的时候,在桥下盯了洛天依足足二十分钟。可现在,一切都不太对,怎么想都有微妙的违和感——明明是两个人呀。

乐正绫的精神有点崩溃,她怕见到苏夏也怕见到洛天依,就连天天枕着睡的苏夏的本子都不敢看。她不知道怎样的打开方式是正确的,更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苏夏,或者是洛天依。乐正绫打开了手机,消息列表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条好友申请。

洛天依。

乐正绫考虑了很久加还是不加,屏幕另一端的洛天依等得心急如焚。

乐正绫是个没骨气的人,所以她加了。两个人同时发出消息,怯生生的一句“早啊”,随即又陷入沉默。

洛天依更没骨气,先打破了沉默:“昨天我是不是该去追你?”

“哈?”

“我的意思是,你从我家跑出去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追回来?”

乐正绫有些恍惚,洛天依好可爱,苏夏也是这样。

“大概……是吧。”

“哈?你不是有对象?”

“没有啊……”乐正绫懵了,她怎么不知道她有对象。

“那,最开始遇见的时候你说的约会是怎么回事儿?”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那我现在追你来不来得及?”

“……我不知道。”

乐正绫的心跳突然加快,剧烈的节奏仿佛是要冲破身体的束缚,冲到这个空旷的世界里撒欢奔跑一样。

可是心好疼。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谁来教教我,我不知道啊。

乐正绫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着。

这种事情……谁知道啊……

洛天依码文码得正爽,看到乐正绫的一句“……我不知道。”时,滚烫的心情也凉了些许。

“也是啊,这种事情,谁知道呢。”洛天依对着面前的虚空轻声说着,“我不是也不知道关于她的……全部?”

洛天依伸直手臂在面前挥了挥,扯出一个笑容,右手随意操作几下,把刚码完的更新发了出去。

“呜啊啊啊啊呆毛好可爱!求嫁求嫁!苏夏大大请务必要把呆毛许配给我!”

呀,一如既往的有秒回党呢,这大概就是更文时间固定的好处吧?洛天依笑开了眼角,食指灵活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回复。

“抱歉哦,呆毛是我的w”

洛天依随意翻出了乐正绫的电话号码,联系人备注明明白白地写着两个字“呆毛”。她按下了拨号键,对方出乎意料地迅速接了电话。首先入耳的,是乐正绫有些虚弱的声音:“喂……”

“呀,是我啦。”洛天依笑意满满,“有去看更新吗?”

“啊……刚刚的话,是看过了。很棒。怎么了吗?”

“嗯……还不明白?刚刚那个秒回的是你吧。”洛天依的眼睛已经笑得眯了起来,那家伙的id也太明显了,周官乐正什么的。

“……是我。”乐正绫的脸涨得通红。

“刚刚没回复完哦,还差一句‘不过我可以把洛天依送给你’。怎样?现在追你来得及吗?”

“不要追了……”

“……为什么。”

“我自己回来了,下楼帮我开门。”

大门开了,乐正绫一抬头眼睛里就撞进了洛天依如花的笑靥,她一直迷迷糊糊的,只有耳畔清晰地响着洛天依好听的声音:“又是你这呆毛啊。”



END(真)

评论 ( 13 )
热度 ( 36 )

© 时光是时代的眼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