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写手。
超级低产。
文风讨人厌。
如果能得到你的喜欢的话,感激不尽。

First kiss

我终于会写甜文了!!!

                                                 ——来自时光的哀嚎



First kiss

乐正绫的初吻是她的黑历史,洛天依的也是。当她们回想起自己的初吻是怎样被夺去的时候,恨不得抡起凳子砸死挑起话头的摩柯。

仔细想想摩柯其实才是这段黑历史的始作俑者吧?乐正绫一边的嘴角抽搐着,脑中一段翔色回忆杀缓缓播放。

想想那时候乐正夫妇才高一,乐正绫仗着洛天依是个天然呆作死也不会死,每天“总受”“总受”地叫着。每当洛天依问起“总受”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乐正绫都会机智地装着自然而然地内心坦荡地回答:“嫉妒你怎么吃都很瘦而已。‘总是那么瘦’简称‘总受’。”看着洛天依丝毫没有怀疑的表情,乐正绫心中恶作剧般的快感满得都要溢出来了。

天然呆又不是蠢,况且洛天依还是个优等生。当乐正绫看到摩柯闲着没事给天依科普“攻”“受”之类十分绅士的专有名词的时候,就知道大难要临头了。

所以说摩柯才是始作俑者嘛,这只不过是乐正绫对自己作死行为的一种安慰。当天中午,洛天依带着一脸的煞气冲进乐正绫寝室,把门摔得哐哐响。洛天依按住乐正绫的肩膀,一把把她推到床上,满脸通红地冲她喊:“你才是总受!”乐正绫哪是什么正经人,这时候心里想的怎么可能是要怎样去灭火呢?乐正绫只是觉得自己可是攻啊就这么被退了人还能不能行了,于是她试着反推回去……

未果。

好吧那么咱来换种方法比如嘴炮?好主意洛天依什么尿性咱可太清楚了!所以……

“天依你现在的姿势是要强吻我吗?”

好嘞!洛天依意料之中的害羞了啊,OK现在我只需要轻轻一推……乐正绫正得意地笑着,突然感受到自己的双唇上覆上了另一双温软的唇。

卧槽这什么情况导演剧本不对啊!

——这是乐正绫回过神来的第一念头。至于洛天依,早就害羞得满脸通红着跑远了。

次日,摩柯饭卡里的钱莫名其妙地少了五十。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时光是时代的眼泪 | Powered by LOFTER